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外世网Waishi.com】 门户 查看主题

为何北欧国家的国旗长得那么像?

发布者: Waishi.com | 发布时间: 2017-9-14 23:48| 查看数: 13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众所周知,十字是基督教的象征,北欧国家国旗上的十字也正是代表了基督教。丹麦的红底白十字旗反映了基督教的影响,也正是这面旗帜催生出了其他北欧国家的十字旗。

北欧诸国的国旗,从左至右分别为芬兰、冰岛、挪威、瑞典和丹麦。

北欧诸国的国旗,从左至右分别为芬兰、冰岛、挪威、瑞典和丹麦。
北欧诸国的国旗,从左至右分别为芬兰、冰岛、挪威、瑞典和丹麦。

1905年8月13日,挪威跟瑞典和平分手,终结了自1814年开始的共主邦联关系,成为独立国家。至今已有110年。

虽然在政治上独立已久,但是挪威和瑞典仍有相当多的共性,如都是高福利、高税收国家,气候都相当寒冷,抑郁症都相当流行。不过对大多中国人来说,它们最大的特点还是国旗都长得特别像。

更加离奇的是,挪威的国旗还和丹麦、芬兰、冰岛非常类似,设计款式也如出一辙,都是竖杠偏左的十字形。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的国旗都如此相似?这是一个巧合吗?

北欧的维京时代

除芬兰之外,现在的北欧各国的主体居民都属于北日耳曼人。现今的日德兰半岛以及瑞典和挪威的南部海岸是日耳曼人的原乡,日耳曼语言文化正是从这个区域扩散到德国、荷兰、英国等地的。

众所周知,十字是基督教的象征,北欧国家国旗上的十字也正是代表了基督教。但是事实上,北欧国家早期不但不是基督教国家,相反还是基督教的大敌。

相对于扩散到南方的亲戚而言,留在北欧的日耳曼维京人受到基督教的影响比较小。因此当基督教的浪潮席卷欧陆,罗马帝国及其周边的蛮族纷纷皈依基督之时,北欧地区的居民仍然信仰他们的原始宗教。

作为印欧人的一支,北欧的原始宗教继承了不少古日耳曼宗教乃至古印欧宗教的特点。在当代,北欧神话经常被用作文学和影视作品的题材,例如好莱坞电影中的雷神索尔(Thor)、他的邪恶弟弟洛基(Loki),《指环王》中的矮人等经典形象均脱胎于北欧神话故事。

雷神索尔是北欧神话中的中心人物。

雷神索尔是北欧神话中的中心人物。
雷神索尔是北欧神话中的中心人物。

在其他的日耳曼民族中,随着基督教的逐渐深入,这类神话的影响力已经微乎其微,一般只在日期的名字上有所反映,如英语星期四(Thursday)即为雷神索尔日,而星期五(Friday)则为弗蕾亚(Freyja)日。但在古代北欧,人们笃信神话。因此北欧人以战死沙场为荣,在面对敌人之时,北欧人的勇悍让人不寒而栗。

公元793年6月8日,乘着长船的维京人袭击了位于英格兰北部的林迪斯法恩(Lindisfarne)修道院,自此开启了欧洲历史上所谓“维京时代”。其时欧洲气候进入一个较为温暖的时期,北欧地区人口增加,农地出现短缺状况。为应对这种情况,维京人开始四处出击。

在英格兰,他们占领了大片土地,成立了所谓的“丹麦区”。11世纪的丹麦国王克努特大帝(Cnut)更是一度征服了英格兰,成为全英格兰的国王。而在法国,持续不断的攻击迫使法王和这帮海盗签订条约,将法国西北部地区给予维京领袖Rollo以换取其抵挡其他维京人的攻击。这块土地日后成了所谓的诺曼底地区(Normandy),Norman即为“北方人”的意思。而Rollo的后代成为诺曼底公爵。在东欧,留里克(Rurik)于859年成为诺夫哥罗德的统治者——虽然他声称是诺夫哥罗德邀请他当老大的,但是真实情况只有天知道了。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遗址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遗址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遗址

而走得最远的还是挪威人,874年,来自挪威的殷格·亚纳逊(Ingólfr Arnarson)在今天的雷克雅未克登陆定居,从此冰岛成为挪威的一部分。这些在冰岛上的挪威人后裔更是胆大包天,在冰岛人红胡子埃里克(Erikthe Red)的带领下,他们甚至对格陵兰岛动起了脑筋。

红胡子埃里克在982年由于杀人被放逐,在三年的放逐期,他去了格陵兰岛并考察了格陵兰岛的西南部海岸。当他回到冰岛时,他将这个岛屿命名为绿岛(Greenland)——这听起来可比冰岛(Iceland)动人多了。他的营销策略相当成功,很快大批冰岛居民跟着他去格陵兰闯荡了。他的一个儿子莱夫·埃里克松(Leif Erikson)继承了父亲的冒险基因,继续向着远方考察,甚至抵达美洲大陆,并在今天的纽芬兰地区(New foundland)建立起居民点,这可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了接近五百年。
至此维京人的脚步西至北美洲,北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中北部,南及西西里岛,东抵东罗马帝国和罗斯,作为文明发展水平相当低的蛮族,有此战绩殊为不易。

基督教影响下的十字旗

不过海盗们的好日子终究会到头,随着南方欧陆国家实力的增强和气候上的转变,勇敢尚武已经不能使北欧人成为南方国家的梦魇。在中世纪的宗教狂热下,身为异教徒意味着随时受到基督教国家圣战的威胁。成为基督徒则可赢得基督教国家的支持,在内部纷争中获得强大外援。

在强大的现实压力下,北欧的领袖们纷纷皈依基督教。在11-12世纪,丹麦、挪威、瑞典先后皈依基督教。然而异教徒的影响仍然相当大,不但相当多的北欧人信仰传统宗教,就算是名义上的基督徒,往往也保留了大量的异教习俗。

无论如何,新的身份让北欧的国王们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为了表达对于新信仰的忠心,他们身上的好战基因再次发作。在南方国家纷纷组团进行十字军东征时,北欧国家也对北方的异教徒发动了圣战,即所谓的“北方十字军”。

在丹麦、瑞典、德国的攻击下,爱沙尼亚人、普鲁士人、芬兰人等异教徒纷纷被击败并被强行皈依基督。在此过程中,北欧国家也乘机扩张地盘。如经过长期占领,1362年,瑞典正式将现在的芬兰收入囊中。挪威由于偏居一隅,未能参与大规模圣战,但也不断向北方扩展领土,占领了居住着信仰原始宗教的萨米人的地盘。

芬兰西南海岸至今仍有不少瑞典后裔,瑞典语也是两种官方语言之一。

芬兰西南海岸至今仍有不少瑞典后裔,瑞典语也是两种官方语言之一。
芬兰西南海岸至今仍有不少瑞典后裔,瑞典语也是两种官方语言之一。

北欧现有的十字旗的雏形正诞生于这个时代。传说1219年,丹麦对爱沙尼亚进行圣战,战事相当不利,失败基本已经注定。丹麦军对上帝祷告,结果一面红底白十字的旗帜从天而降。受到鼓舞的丹麦士兵士气大作,一鼓作气击败了爱沙尼亚军。

然而这个故事并不特别可信,因为红底白十字旗头一次明确出现已经是14世纪了,而这则故事出现于史料中则更加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丹麦的红底白十字旗确实反映了基督教的影响,也正是这面旗帜催生出了其他北欧国家的十字旗。

十字旗的扩散

为什么丹麦的国旗能够影响到其他北欧国家呢?

北欧国家的人种、文化、语言都相当接近,就是到了今天,所谓丹麦语、瑞典语、挪威语都具有相当的互通度,相互间的距离可能尚不如北京话和广州话。
如此近的关系,北欧的贵族和王室也经常通婚。如有王室绝嗣,一国的王位经常会落到另一国王室的手中。挪威就因此吃了大亏。

1319年,挪威王室绝嗣,王位传递到了瑞典国王马格努斯四世手中。他的儿子哈康和丹麦公主玛格丽特结婚。他们的儿子奥拉夫因此具有了三国王位的继承权。虽然奥拉夫在成年前去世,但是在玛格丽特的运作下,她的甥孙埃里克成功继承了三国王位。由丹麦主导的卡尔马联合就此诞生。联合的旗帜和丹麦国旗颇有相同之处,只是由红底白十字换成了黄底红十字。

卡尔马联合成立的时候,正是北德商人的汉萨联盟风头正劲之时。埃里克于1426-1435年和汉萨的商人们打了一仗,结果大跌眼镜,汉萨的商人们结结实实地把国王揍了一顿。埃里克声望扫地,并于1439年被迫退位。

由北德商人主导的汉萨同盟是中世纪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由北德商人主导的汉萨同盟是中世纪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由北德商人主导的汉萨同盟是中世纪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在随后的几十年,瑞典不断挑战丹麦在联合中的主导地位。终于在1523年6月6日,瑞典人选出了自己的国王古斯塔夫,正式从联合中独立,6月6日也就成了瑞典的国庆节。

虽然瑞典独立了,但是之前的影响并没有一笔勾销。独立后的瑞典仍然使用十字旗。不过颜色和丹麦、卡尔马联合有所不同,采用了蓝底黄十字的设计。当然,瑞典人也编出了类似丹麦国旗起源的传说,说是某位古代的瑞典国王在圣战时看见了夜空中有金色的十字架,获得了灵感云云。

在瑞典离开了卡尔马联合后,挪威和丹麦仍然构成共主邦联。由于瑞典的退出,丹麦失去了制衡力量,在联合中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1536年,丹麦宣布挪威为丹麦的一个省份。虽然挪威本土维持了相当高的独立度,但是时属挪威的法罗群岛、冰岛和格陵兰一股脑地被丹麦吃进。挪威吃了个巨大的哑巴亏。

不过到了拿破仑战争时期,丹麦站错队,支持了拿破仑。彼时本为瑞典一部分的芬兰已被沙俄侵吞。瑞典在拿破仑战争中又正确地选择了反拿破仑联盟一方,为了嘉奖瑞典并对失去芬兰进行补偿,在英、俄等国的运作下,挪威从丹麦被划给了瑞典。

被划为瑞典后不久,挪威议会于1821年通过决议,制定了国旗的样式,不出所料仍然是以十字旗为基础,只是在用色上更加大胆,用了三种颜色。不过到了1844年,瑞典—挪威联合开始使用联合国旗。为了体现两国的平等地位,联合旗包含了两国国旗的元素,色彩极为斑斓,被戏称为“鲱鱼色拉”旗。

“鲱鱼色拉”旗堪称最难看的国旗。

“鲱鱼色拉”旗堪称最难看的国旗。
“鲱鱼色拉”旗堪称最难看的国旗。

鲱鱼色拉旗堪称审美上的灾难,所幸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兴起,挪威人对和瑞典的联合越来越反感,并于1905年正式和瑞典分道扬镳。鲱鱼旗也就寿终正寝了。

虽然北欧诸国的国旗基督教色彩极端浓厚,但进入20世纪以后,北欧诸国却引领了世俗化的潮流。北欧国家每周都去教堂的人口占比在西方国家中位列最低一档。飘扬在北欧上空的十字旗尽管有着种种神授的传说和辉煌的历史,但它们对子民的背离却似乎无能为力了。

来源:澎湃新闻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欢迎关注【外世网 waishi.com】官方微信 外世网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