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外世网Waishi.com】 门户 查看主题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South Sta...

发布者: 语才翻译 | 发布时间: 2017-7-19 19:10| 查看数: 33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英文原诗:

South Stack, Isle of Anglesey - An Approaching Storm

This place is the point nearest toIreland from Wales across the Irish Sea.

It is dominated by its lighthouse, abeacon guiding seafarers on this perilous coast.

A hazard lies upon the meeting ofwaters,

In this fearsome place, on the westernsea.

Running with the swiftest, gatheringtides,

Centuries of mariners sailed thiscourse,

Drawn, into safety from the siren'scries,

To a refuge in a promised land.

This beacon calls to safe haven, butbeware!

Nature may yet have her way and command

The sea as her domain, to deliver peril,

In equal measure to the timid or thebrave.

                                                                     

  Ray Murphy, Artist
The Confucius Institute, Bangor University
  October 2015

中文译本:

渔家傲· 暴雨即临

乙未中秋,登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南栈,所站之处,极近爱尔兰,灯塔近处可见,临爱尔兰海,海域暗流凶险,灯标指引航运。暴雨即临,望洋兴叹,故作此篇。

海接云涛千水聚,浪潮翻卷惊天语。

西海茫茫渔舸续,深险去,海妖塞壬琴笛曲。

寻梦扬帆不畏惧,塔灯警戒求安旅。

万物道常存海域,福祸律,羸强勇懦皆同御。

作者:瑞·墨菲

班戈大学孔子学院

2015年10月

译者:许景城

2015年10月14日

于班戈大学英语文学院

  

威尔士语译本:

Ynys Lawd, Môn
A Storm ar Dorri

Y mae perygl ynaros pan gyfarfyddo’rdyfroedd,

Yn y man ofnadwyhwn, ar fôr y gorllewin.

Gan fordwyo â chynulliady llanwaucyflymaf

Yr hwylioddcanrifoedd o forwyr yllwybrau hyn

I ddiogelwchrhag llefain y seirenau,

I noddfa mewngwlad addewid.

Geilw’r oleufahon i hafan ddiogel, ondgochelwch!

Gall natur etowneud fel y myn agorchymyn

Y môr fel eiharglwyddiaeth, i gyflenwienbydrwydd

I’r ofnus a’rdewr yn ddiwahan.

Cyfieithu Cymraeg gan Wyn Thomas


韩文译本:

사우스 스택, 앵글시 섬 – 다가오는 폭풍

이 장소는 웨일스에서 아일랜드 해를 건너 아일랜드로 갈 수 있는 가장 가까운 지점이다. 이 곳에 솟아 있는 등대는 이 주변의 위험한 해변을 지나는 항해자들을 안내하는 빛이다.

물들이 만나는 곳에 놓여 있는 위험,
서쪽 바다를 향한 이 곳, 두려운 장소에.
빠르게 휘몰아치는 조류를 헤치며,
수 세기 동안 뱃사람들은 이 곳을 항해했네
사이렌의 외침으로부터 벗어나
약속의 땅에 있는 피난처로
이 빛은 안전한 곳으로 인도하지만, 조심하라!
자연은 여전히 명령을 내릴 수 있네
그의 영역인 바다에서 위험을 끼칠 수 있다네
겁쟁이에게나 용감한 자에게나 마찬가지로.

레이 버피 지음
뱅거 대학교 공자 학회
2015년 10월
주의돈 번역 2017년 7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编者按

习大大访英期间于2015年10月22日参加由伦敦大学教育学院在文华东方酒店举办的全球孔子学院大会。与威尔士班戈大学合办孔子学院的中国政法大学黄进校长亦受邀参加。班戈著名画家Ray Murphy,听闻此事,为了表达中国政法大学对班戈孔子学院的极大支持,以及班戈大学孔院对班戈乃至整个北威尔士在文化传播交流上做出巨大贡献的感激之情,亲自画了幅班戈对面的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画作,并且题了首诗,送给黄校长。承蒙班戈孔院前中方院长曾涛教授、英方院长David Joyner(周大伟)博士和孔院汉语教师杨凤仙教授的厚爱与信任,委托班戈大学英语文学院诗人、译者、学者许景城接手汉译此画诗。他被此画家真诚、热情、感激所感动,故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完成译作,希望为中西文化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在英译此诗的两周前他与好友孔院刘华义教授,访问学者黎杨全副教授、冯玉娟副教授等正好一同徒步安格尔西岛南栈区域,亲历之处,与画家画中一模一样,甚是巧合,故读其诗,赏其画,汉译起来得心应手。此诗和译作于2015年12月27日刊登于《长安诗社》(叶芝《当你老了》的古典诗词翻译 | 当西方意境遇到东方韵律)。威尔士译文由班戈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Wyn Thomas负责翻译,英语、威尔士语译文亦由Wyn 朗读。班戈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员주의돈(朱義暾) 也将此诗译成了韩文,并朗读了韩语版本。许景城汉译本由河北卫视新闻双语主播李强、王益豪朗读。此外,文末亦附上许景城一首叙事诗《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以飨读者。感谢他的诗友西藏民族大学教师、诗人、《西藏诗歌》副主编、《桃花岛诗刊》主编琼瑛卓玛,河北卫视主播李强朗读此诗。张晖对音频编辑。威尔士班戈艺术爱好者、企业家Stephen Rowlands 提供相关灯塔图片。特此感谢。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去往北威,不能错过一座岛--安格尔西岛。安格尔西岛(Isle of Anglesey)远离威尔士西海岸,是威尔士最大的离岸岛屿。可以去通过著名的梅奈桥(Menai Bridge)、大不列颠桥(Britannia Bridge)去卡那封看英格兰殖民威尔士的政治、文化象征的卡那封城堡(Caernarfon Castle),也可以来班戈市中心购物及领略古老的班戈大学(Bangor University)和班戈教堂(Bangor Cathedral),也可以在岛上过夜,安格尔西岛以情侣天堂之名著称,岛上设有两个情人节,而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在这岛上的隐居,也为之提升了很多名气。虽然很多人不过觉得它只是一座岛,一座被海四围的岛。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从安格尔西岛最西端的霍利岛Holy island再经过一条跨海大桥,到达小岛南栈South Stack,在这天涯海角般的存在里,矗立着威尔士最壮观的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近一点,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南栈灯塔高28米,在1809年由丹尼尔·亚历山大(Daniel Alexander)设计,用于警告过往船只这里有变化莫测的岩石海礁,在周边28海里内航行的船只都可以看见这个灯塔。灯塔使用长寿命的150瓦卤素灯,每隔9周更换一次,在1984年以后为全自动化。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南栈岛上的悬崖也是皇家鸟类保护协会设立的保护区。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天空波诡云谲,像极了大海的捉摸不定。但无论阴风怒号还是陡峭骇人,白色塔身依然遗世独立,灯光一闪一闪努力放射光芒。不知道暴风骤雨海浪袭来的时候,海水是否都会扑打到它的身上,但它只是安然的站立,毫不畏惧。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到灯塔去。

有石阶沿着悬崖曲折向下通向灯塔,很陡峭。连接灯塔小岛的铁桥处,桥头有小门拦挡。但能如此近距离靠近灯塔和不灭的灯火,便足以让人感到心里暖暖的。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灯塔,与太阳,遥遥相望。看落日,看朝阳,都是极美。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天空被染透,灯塔依然清晰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当太阳穿透云朵,将光辉洒向大海时,一片波光粼粼,想来有此景灯塔此刻也不会寂寞吧。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晴朗天空下,灯塔愈加醒目

在现在各种导航定位技术发达的当代,也许灯塔最初的作用已经被削弱,但它所具备的象征意义,依然像一团火,温暖大家的心头。灯塔,宛如希望。灯塔长明,希望永驻。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北威安格尔西岛南栈灯塔

最后,赋诗一首,以作纪念。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
许景城 作

海风不时激起浪花拍打在悬崖峭壁的足踝骨,
日积月累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痕。
岩岛伫立着一座威严的灯塔,
裹着一件白绿相间的外衣,
寒风凛冽中,
挺拔,
从不退缩。
在固定或不固定的时刻打开头上那颗天眼,
如璀璨明珠,
光彩夺目,
飞快射入淡淡迷雾笼罩的海面上,
不眠不休地指引成千上万的游舸穿梭在四季繁忙的爱尔兰海,
在贝尔法斯特、霍利海德、都柏林之间自由航行。
望着远处一艘邮轮冒着乌黑的浓烟,
如一只毛笔游走在灰白的宣纸上:
起始的浓厚随着主体驱动慢移,
逐渐消失在灰白中。
坐在悬崖边,
寒冷的海风迎面吹来阵阵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
不禁问,
曾几何时,
海的咸味夹杂着一股腥味、油烟味以及其他各种难以言状的味道?

倘若不是海风,
双眼恐怕将被迷雾遮蔽,
如若不是灯塔,
海水的味道不知又将增添多少忧愁、多少负担,
多少苦难。
我隐约听到海面下哭泣在回荡,
时光在骷壳中奔流。
仿佛一切回到了大约俩世纪以前,
一个寒冷秋日,
突然乌云密布,
天色昏暗,
海浪猛烈地拍击岩岛的腰部,
只见大海深处有一条黑亮如巨蟒的闪电在“皇家宪章”号上方张牙舞爪,
刹那间,
一声巨雷由远及近地传来,
将灯塔置身于漩涡震波的正切线上,
犹如幽灵一般伺机引诱它坠入崖下的深渊。
塔门被暴风无情地吹锁上,
塔内所有灯光业已被吹熄,
琼斯正值巡逻归来,
极力撞击门窗,
却是徒劳无功。
暴雨顷刻而至,
随着狂风咆哮,
吞没他的歇斯底里。
雷声不断,
震波的引力猛烈地推吸他颤颤巍巍的身子从悬崖跌落,
重重地将头摔在石壁上,
鲜血直流,
与波涛汹涌、共舞、咯咯直笑,
黑暗吞噬万物,
宁静滴落在另一世界,
成了他永恒的坟墓。
从此,
幽灵经常出没或在灯塔上方,
无声无息,
或在光难以垂爱的黑暗中,
或总在夜深人静之时在月光下独坐在崖下的岩石上,
吹着塞壬一样的青色笛子,
或弹着威尔士的竖琴,
像是在对岛上的花草树木、海上的船只、海里的生物,
倾诉自己的所遭所遇。
此刻,
在黄昏中我俯瞰那块痕迹斑斑的岩石:
他毫无踪迹。
一只黑色的海豹正探出光滑的脑袋,
屈浮在海面,
双眸朝那块岩石方向凝视,
像在朝拜灯塔,
像在祷告,
又像在哭泣,
久久不肯离去。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看灯塔,
望着海天相接处雾中红点,
在凄冷中略感丝丝的暖意。
北方的冷从未被南方的暖因为风的同情而做出让步,
而地中海的问候顺着暖流北上来到了凯尔特的故土,
随着灯塔钟声的起伏旋律,
泛起阵阵久违的清香涟漪,
糅合远处海豹与海鸥啼声,
在岩石新“金钉子”处回荡,
沁人心脑:
久久挥之不去。
班戈梅奈观海楼
2017.6.27-2017.6.30

文字:【外世网Waishi.com】编辑、许景城(班戈大学诗人、译者、学者)
摄影:Stephen Rowlands (威尔士班戈艺术爱好者、企业家)
本文由【外世网Waishi.com】携手林苑微信公众号共同推出。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欢迎关注【外世网 waishi.com】官方微信 外世网官微